5小時後,經過車窗外整片的湛藍,抵達台東,開始,一眨眼,怎麼?就10天了.....!?

與母親兩人同行,在森林公園騎單車遊琵琶湖海濱公園,晚上在友人在家撫著別人家的咪咪貓兒,聽Joanna wang的爵士,伴著好幾本書消遣夜晚.10點一到,與咪咪道別後,出發至晚上的海濱鐵道藝術街,聽著30歲生活笑語,偶爾參差幾句,這是第一夜.ap_F23_20080503121030807.jpgap_F23_20080503120600903.jpg  

是這天,乾外婆.乾舅舅與我們一行人再度出發至海邊,思緒隨海的翻滾、旋舞、平移,漸漸空靈,沒有過去、未來,只有我,完全空白,我的眼只剩深藍淺藍淡綠....不捨離去仍得say good bye,有種想跳下去品嘗濕冷與鹹味的衝動,卻祇駐足觀望,外邊大家談開了,自己沉靜在海的氛圍...

很開心,媽媽終於出來放鬆休息幾天了,不過初五回嘉開工.於是呼,我獨自與自己共處....

身邊有老人與小孩,我在亭院的搖椅上呆望著半邊的海與半邊的山,老人講著兒時苦日子、神鬼奇談,偶爾我拿起書、偶爾唱唱歌、偶爾聽進幾句趣事,悠閒、無拘束的彷彿只有自己,搖阿搖,有時睡著了,細心的乾外婆會拿起厚浴巾為我披蓋住,靜靜的,好幸福.

隔幾天去另一處住,早上起來四周無人,這時,真的只有自己,我做在矮牆上對著整片的山發呆,呆忘了有半小時之久,此刻前方狗追逐著狗,一位撑洋傘著黑衣的貴婦朝著狗兒們慈祥的一笑,我在想,他一定有顆柔軟善良的心,正在思考,婦人恰巧轉了向,走向我前方,與我諧坐矮牆上,開口和我交談,她問,我是房子的主人?不,來玩的!做什麼嗎?發呆啊!於是我們聊起了山,聊起了海,聊起了家,她在台東長大,在台中工作後,還是最愛台東的步調,他們一家都是卑南族,小孩們都出外工作去,難怪我最常看到的原住民大部分是壯老年與小孩,聊了一陣子,乾舅舅車開入門前,於是我也道了再見,這位婦人拿起2份文件給我,傳基督教聖教.

過幾天,與陳兄一群人和她兩個女兒一起前往三仙台,沿路有獅子山、大象山(這是陳兄自行想像的),拜訪了英式名宿,踏入成功鎮,狂call住那裡的朋友,10幾多通仍是沒回應,也是這一路上的狂打,電力只剩1格.

到了三仙台,我們三個小女孩衝向海邊,開心的大喊大叫,三人手勾手,漲退潮往身上打來,開心的像小孩的我們,只有膝蓋浸水,卻被突襲的浪嚇到往回跑,三個人的腳也被鵝卵石擊到淤青,於是我們轉向另一處淺攤,繼續跟漲退潮對抗,乾舅舅與陳兄沒多久也到了,我們走入八仙橋,隨著光變化初漸層深淺的藍吸引著我們,於是大家拍了好幾張像,入了小小小小島,走崎嶇不平石塊路,攻上燈塔頂,腳下每一處近是深藍,範圍無法讓相機拍下,只能紀錄海邊一角...

山中無歲月,忘了今夕是何年,不知日月溜過幾次,整日早睡早起,看山看海看日落,與老人閑聊嗑瓜子泡茶,好似已在山上養老了,可我享受悠閒,看了轉山、一個都不留、死神的電話亭、夜巡者.....等,晚上和卑南族的新朋友放各種泡、仙女棒、煙火,很開心終於有與我相近年紀的朋友,但過完年他們幾乎都去都市工作或讀書了,與俊男美女作朋友,分享難得的夜晚,快活的飲料一杯接一杯,再度道別,於是我又回到寂寞悠閒處,和自己對話,偶而與台東最多的生物:狗兒,一同玩樂.

最後幾日,泡了知本室內外的溫泉,看著上空星野、夜晚的山,享受熱氣的浸泡,晚上大家都熟睡到打呼,我也早就睡去.

知本名宿也很美,坐再盪鞦韆上晃太高彷彿會掉入海中,腳下的視野有台東市全景,晃向高處是翠綠山巒,低處是海與台東.

晚上與人群炸寒單,北天燈、南蜂泡、東寒單,我在東島觀望,晚餐慕名找到有名的素食,三項(台語),米糕好吃.

回嘉,告別了照顧我的小官姊一家人,山豬叔叔(哥哥?),坐上乾外婆的車回去,瀟灑隨性的她繞道風景美處,停下駐足,我也拿起比來勾畫鮮少注意但卻壯麗的大小樹,一整路伴整海的招呼、道別,我們向阿美族小小混血帥哥買了幾跟玉米,辛苦又乖的小孩真的已經不多了,想到親戚朋友同齡卻仍任性的吵著爸爸媽媽,就對著乖巧靦腆的小帥哥誇獎幾句,他爸爸說他兒子今天一定開新一整天,乾外婆人真的很好,他說這些人很辛苦,我們買玉米也算一種佈施(因為他是虔誠佛教徒兼修行人),大武加油站有很多原住民特色塗鴉,很別出心裁的加油站,慢慢的經過7個小時悠閒緩慢的車程,雖然有點腰酸背痛,回到了久違的嘉(家)!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apple7915 的頭像
apple7915

進步進步再進步

apple791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監獄刺客
  • 去太多天了啦....
    不公平不公平不公平
  • 改天你也可以去ㄚ

    apple7915 於 2009/02/17 11:12 回覆